香港金明世家官方网站
连城“绝”!
发布日期:2021-09-21 18:36   来源:未知   阅读:

  新三板精选层企业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835368,下称“连城数控”)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但背后的财富故事却更耐人寻味。

  这则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资本市场引爆,新三板挂牌企业,尤其是位列精选层的66家公司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财富机遇。

  自2020年7月登陆新三板精选层以来,连城数控的股价已由37.89元涨至126.52元(9月7日)。此前两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更是大涨了16.59%。

  在北交所的利好消息刺激下,连城数控的未来前景可期,而其中受益最大的无疑是该公司的两位实控人——钟宝申和李春安。

  值得注意的是,钟、李二人不仅均为隆基股份(600012.SH)股东,还是核心人员。其中,钟宝申担任隆基股份董事长,而李春安则和公司创始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为公司的一致行动人。

  大连连城这样的股份结构也决定了这家东北公司身上必然散发着浓烈的西北味道。

  事实上,在隆基股份的崛起路上,连城数控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钟、李二人的运筹下,该公司源源不断地向隆基股份兜售疯狂扩张路上所必需的关键设备。

  如今,隆基股份早已成长为“参天大树”,也开始“反哺”连城数控。而背靠着这棵大树,这家新三板公司足以轻而易举成为精选层中的绩优股。

  不过,和隆基股份之间的关联交易或许会成为该公司从新三板鱼跃至北交所的障碍。对投资者来说,连城数控的业绩太过于依赖隆基股份了。

  而除了关联交易外,连城数控还面临着股权极分散、核心高管高位套现等诸多挑战。

  与此同时,他还是隆基股份的重要股东,与创始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系该公司一致行动人。在隆基早期,李春安的股份甚至多于李振国。

  不过,连城数控的大股东为沈阳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沈阳汇智”)。根据该公司2020年财报,沈阳汇智持股数为35268396,持股比例为30.58%。

  而沈阳汇智的法定代表人、大股东为钟宝申,持有33.0967%股份。作为沈阳汇智董事长,他还有另一个更为知名的身份——隆基股份董事长。

  李春安则是沈阳汇智的二股东,持有27.6403%股份。钟李二人合计持有沈阳汇智的股份超过60%。

  通过股权穿透可以发现,钟宝申个人通过沈阳汇智持有连城控股10.121%股份,系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事实上,为了确保公司的控制权,钟宝申和李春安早已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连城数控背后的话事人实际上是钟李二人。

  仔细梳理这家公司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连城数控的成长和隆基股份的崛起轨迹几乎如出一辙。

  如果将十几年前的隆基股份比喻为一棵树苗的话,那么钟宝申到来后,他要做的就是让这棵树苗土壤下的根系扎得更深。

  将时钟拨回到2005年。这年秋天,远在马来西亚出差的钟宝申接到了同学李振国的一个邀请他入伙的越洋电话。

  当时,钟宝申已经在东北沈阳站稳了脚跟,担任沈阳隆基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在所属行业位列全球第一,销售规模达数亿元。

  但他依然不顾家人、朋友反对,加入了李振国的“草台班子”。不得不说,施正荣和尚德电力的巨大成功让光伏这个行业看上去有无限可能。

  2006年,隆基股份确定了走单晶路线。这无异是一项挑战,但这条国内同行避而远之的路同时也孕育着更大的机遇。

  对一家制造业公司来说,设备是最重要的“粮草”。在那个多晶横向天下的时代,市面上专注作单晶设备的公司寥寥无几。

  尽管决定单晶产品走向的设备很多,但最紧缺的,同时也最重要的无疑是单晶炉。

  2007年3月27日,沈阳汇智成立,钟宝申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同时,他还拉上李春安当二股东,以及前东家沈阳隆基的“老搭档”张承臣。

  在加入隆基股份仅仅一年之余,就在原来的大本营沈阳搞起了投资“副业”,这样的举动在外人看来着实令人费解。

  但这步棋显然得到了李振国的首肯,甚至可能一起筹划。6个月后,大连连城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沈阳汇智持股85%,一位名叫张天泽的自然人持股15%。

  成立第二年,2008年12月,连城数控的第一台多线切割设备研制成功,填补了国内空白。

  彼时,大连连城的经营范围内尚无「数控机器制造」。这项业务要到2009年4月22日才会添加进公司经营范围内。

  这一天,连城数控迎来了第一次工商变更。除了经营范围增加,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增至1000万元,但股东并未变更。

  2009年11月底,连城数控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工商变更,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增至1470万元。新增部分则用来吸引新的投资人。

  于是,该公司的股东名单里新增了10位自然人股东,这其中就包括沈阳汇智的二股东李春安。这些自然人股东突然加入,可能与隆基股份正在筹划上市有关。

  作为隆基单晶炉设备的主要供应商,隆基一旦上市成功,这些新加入的个人股东亦可从连城数控的投资中大赚一笔。

  他们的认缴金额中最低的仅有2.24万元,持股仅0.0299%。如果按照连城数控现在290亿元的市值计算,这部分投资额现如今价值867万元。

  这一年,连城数控的市场主体类型也进行了变更,名称由“大连连城数控机器有限公司”,变更为“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隆基股份的第一次上市最终“折戟”,这或许多少打乱了连城数控的资本化节奏,造富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最后一次股东“大洗牌”发生在2016年新三板上市前夕。这年1月,该公司投资人再次变更,股东人数多达51名。除了三名机构投资者,其余投资者均为自然人。

  对于2010年3月24日,钟宝申至今或许依然记忆深刻。这天原本是隆基股份上市庆功对日子,但证监会的否决书泼了一盆冷水。

  上市失败的原因是与尚德“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操纵利润的情形”难以判断。

  2009年,隆基股份的营收大部分来自尚德电力,上市前的比重高达67%以上。

  这次上市失败之后,隆基股份马上启动了新一轮融资,着手解决与尚德的关联交易问题,为下一次IPO做准备。

  一番调整后,施正荣退出董事会,尚德采购量占隆基的比重也大幅下降,到2010年底将至20%-30%。

  2012年,在同行被欧美双反大棒打得遍地哀嚎的背景下,隆基股份成功上市,由此开启了从多晶硅夹缝中的“突围战”。

  而相比隆基股份对尚德电力的依赖而言,连城数控对隆基股份的依赖有过之而无不及。

  2021年上半年,隆基股份与大连连城签订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为1.9387亿元,并预计全年的金额为27.86亿元。

  根据隆基股份2020年财报,其与连城数控实际签订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总计约为14.3亿元,预计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为27.88亿元。

  而根据连城数控2020年年报,该公司与隆基股份的关联交易金额则为17.19亿元,占该公司销售额的比例高达92.67%。

  翻开该公司历年财报,从2015年-2019年,连城数控与隆基股份关联交易额分别为1.83亿元、1.6亿元、6亿元、8.78亿元,6.6亿元,占销售额的比重分别达到53.33%、42.68%、69.12%、83.4%、67.84%。

  连城数控是于2020年7月27日成为新三板精选层首批32家挂牌交易企业中的一员,也是东北地区首家登陆新三板精选层的公司。www.09117.com

  根据精选层转板制度规定,精选层挂牌一年可申请转至创业板或科创板。作为首批精选层企业,该公司被认为是最大热门。

  但是,在转板的关键敏感时期,该公司3名高管却大规模减持,这或许为该公司日后的进阶之路埋下了一个“雷”。

  8月2日,连城数控总经理黎志欣、监事会主席逯占文、财务负责人兼董事会秘书王鸣3名高管宣布将减持所持股份,原因是个人资金需求。

  截至当天,上述三名高管分别持有100万股、96.8万股和60.86万股。此次减持股数分别为不超25万股、24.2万股、15.2万股,共计64.4万股。

  若按照比例来看,三人减仓比例均为约25%。按照8月2日连城数控收盘价103.03元计算,3名高管此次计划减持金额达到6636万元。

  “按正常逻辑,若看好公司转板,不应该在这个关键敏感时刻套现。”上述人士说。

  未来,不管转中小板、科创板,还是登陆北交所,连城数控或许都不得不接受监管层针对此次高管套现行为的问询。

  另一个令人投资者感到困惑的是,两家公司之间不仅业务来往上高度关联,大股东和公司高管也同样高度关联。

  连城数控实控人之一的李春安,同时也是隆基股份的一致行动人。而隆基股份股东之一、董事长钟宝申又是连城数控的实控人。

  “这样复杂的关系让投资者有理由对两家公司之间是否会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产生疑问。”一位资本市场从业人士说。

  新三板精选层企业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835368,下称“连城数控”)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但背后的财富故事却更耐人寻味。

  这则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资本市场引爆,新三板挂牌企业,尤其是位列精选层的66家公司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财富机遇。

  自2020年7月登陆新三板精选层以来,连城数控的股价已由37.89元涨至126.52元(9月7日)。此前两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更是大涨了16.59%。

  在北交所的利好消息刺激下,连城数控的未来前景可期,而其中受益最大的无疑是该公司的两位实控人——钟宝申和李春安。

  值得注意的是,钟、李二人不仅均为隆基股份(600012.SH)股东,还是核心人员。其中,钟宝申担任隆基股份董事长,而李春安则和公司创始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为公司的一致行动人。

  大连连城这样的股份结构也决定了这家东北公司身上必然散发着浓烈的西北味道。

  事实上,在隆基股份的崛起路上,连城数控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钟、李二人的运筹下,该公司源源不断地向隆基股份兜售疯狂扩张路上所必需的关键设备。

  如今,隆基股份早已成长为“参天大树”,也开始“反哺”连城数控。而背靠着这棵大树,这家新三板公司足以轻而易举成为精选层中的绩优股。

  不过,和隆基股份之间的关联交易或许会成为该公司从新三板鱼跃至北交所的障碍。对投资者来说,连城数控的业绩太过于依赖隆基股份了。

  而除了关联交易外,连城数控还面临着股权极分散、核心高管高位套现等诸多挑战。

  与此同时,他还是隆基股份的重要股东,与创始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系该公司一致行动人。在隆基早期,李春安的股份甚至多于李振国。

  不过,连城数控的大股东为沈阳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沈阳汇智”)。根据该公司2020年财报,沈阳汇智持股数为35268396,持股比例为30.58%。

  而沈阳汇智的法定代表人、大股东为钟宝申,持有33.0967%股份。作为沈阳汇智董事长,他还有另一个更为知名的身份——隆基股份董事长。

  李春安则是沈阳汇智的二股东,持有27.6403%股份。钟李二人合计持有沈阳汇智的股份超过60%。

  通过股权穿透可以发现,钟宝申个人通过沈阳汇智持有连城控股10.121%股份,系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事实上,为了确保公司的控制权,钟宝申和李春安早已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连城数控背后的话事人实际上是钟李二人。

  仔细梳理这家公司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连城数控的成长和隆基股份的崛起轨迹几乎如出一辙。

  如果将十几年前的隆基股份比喻为一棵树苗的话,那么钟宝申到来后,他要做的就是让这棵树苗土壤下的根系扎得更深。

  将时钟拨回到2005年。这年秋天,远在马来西亚出差的钟宝申接到了同学李振国的一个邀请他入伙的越洋电话。

  当时,钟宝申已经在东北沈阳站稳了脚跟,担任沈阳隆基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在所属行业位列全球第一,销售规模达数亿元。

  但他依然不顾家人、朋友反对,加入了李振国的“草台班子”。不得不说,施正荣和尚德电力的巨大成功让光伏这个行业看上去有无限可能。

  2006年,隆基股份确定了走单晶路线。这无异是一项挑战,但这条国内同行避而远之的路同时也孕育着更大的机遇。

  对一家制造业公司来说,设备是最重要的“粮草”。在那个多晶横向天下的时代,市面上专注作单晶设备的公司寥寥无几。

  尽管决定单晶产品走向的设备很多,但最紧缺的,同时也最重要的无疑是单晶炉。

  2007年3月27日,沈阳汇智成立,钟宝申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同时,他还拉上李春安当二股东,以及前东家沈阳隆基的“老搭档”张承臣。

  在加入隆基股份仅仅一年之余,就在原来的大本营沈阳搞起了投资“副业”,这样的举动在外人看来着实令人费解。

  但这步棋显然得到了李振国的首肯,甚至可能一起筹划。6个月后,大连连城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沈阳汇智持股85%,一位名叫张天泽的自然人持股15%。

  成立第二年,2008年12月,连城数控的第一台多线切割设备研制成功,填补了国内空白。

  彼时,大连连城的经营范围内尚无「数控机器制造」。这项业务要到2009年4月22日才会添加进公司经营范围内。

  这一天,连城数控迎来了第一次工商变更。除了经营范围增加,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增至1000万元,但股东并未变更。

  2009年11月底,连城数控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工商变更,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增至1470万元。新增部分则用来吸引新的投资人。

  于是,该公司的股东名单里新增了10位自然人股东,这其中就包括沈阳汇智的二股东李春安。这些自然人股东突然加入,可能与隆基股份正在筹划上市有关。

  作为隆基单晶炉设备的主要供应商,隆基一旦上市成功,这些新加入的个人股东亦可从连城数控的投资中大赚一笔。

  他们的认缴金额中最低的仅有2.24万元,持股仅0.0299%。如果按照连城数控现在290亿元的市值计算,这部分投资额现如今价值867万元。

  这一年,连城数控的市场主体类型也进行了变更,名称由“大连连城数控机器有限公司”,变更为“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隆基股份的第一次上市最终“折戟”,这或许多少打乱了连城数控的资本化节奏,造富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最后一次股东“大洗牌”发生在2016年新三板上市前夕。这年1月,该公司投资人再次变更,股东人数多达51名。除了三名机构投资者,其余投资者均为自然人。

  对于2010年3月24日,钟宝申至今或许依然记忆深刻。这天原本是隆基股份上市庆功对日子,但证监会的否决书泼了一盆冷水。

  上市失败的原因是与尚德“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操纵利润的情形”难以判断。

  2009年,隆基股份的营收大部分来自尚德电力,上市前的比重高达67%以上。

  这次上市失败之后,隆基股份马上启动了新一轮融资,着手解决与尚德的关联交易问题,为下一次IPO做准备。

  一番调整后,施正荣退出董事会,尚德采购量占隆基的比重也大幅下降,到2010年底将至20%-30%。

  2012年,在同行被欧美双反大棒打得遍地哀嚎的背景下,隆基股份成功上市,由此开启了从多晶硅夹缝中的“突围战”。

  而相比隆基股份对尚德电力的依赖而言,连城数控对隆基股份的依赖有过之而无不及。

  2021年上半年,隆基股份与大连连城签订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为1.9387亿元,并预计全年的金额为27.86亿元。

  根据隆基股份2020年财报,其与连城数控实际签订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总计约为14.3亿元,预计关联交易合同金额(含税)为27.88亿元。

  而根据连城数控2020年年报,该公司与隆基股份的关联交易金额则为17.19亿元,占该公司销售额的比例高达92.67%。

  翻开该公司历年财报,从2015年-2019年,连城数控与隆基股份关联交易额分别为1.83亿元、1.6亿元、6亿元、8.78亿元,6.6亿元,占销售额的比重分别达到53.33%、42.68%、69.12%、83.4%、67.84%。

  连城数控是于2020年7月27日成为新三板精选层首批32家挂牌交易企业中的一员,也是东北地区首家登陆新三板精选层的公司。

  根据精选层转板制度规定,精选层挂牌一年可申请转至创业板或科创板。作为首批精选层企业,该公司被认为是最大热门。

  但是,在转板的关键敏感时期,该公司3名高管却大规模减持,这或许为该公司日后的进阶之路埋下了一个“雷”。

  8月2日,连城数控总经理黎志欣、监事会主席逯占文、财务负责人兼董事会秘书王鸣3名高管宣布将减持所持股份,原因是个人资金需求。

  截至当天,上述三名高管分别持有100万股、96.8万股和60.86万股。此次减持股数分别为不超25万股、24.2万股、15.2万股,共计64.4万股。

  若按照比例来看,三人减仓比例均为约25%。按照8月2日连城数控收盘价103.03元计算,3名高管此次计划减持金额达到6636万元。

  “按正常逻辑,若看好公司转板,不应该在这个关键敏感时刻套现。”上述人士说。

  未来,不管转中小板、科创板,还是登陆北交所,连城数控或许都不得不接受监管层针对此次高管套现行为的问询。

  另一个令人投资者感到困惑的是,两家公司之间不仅业务来往上高度关联,大股东和公司高管也同样高度关联。

  连城数控实控人之一的李春安,同时也是隆基股份的一致行动人。而隆基股份股东之一、董事长钟宝申又是连城数控的实控人。

  “这样复杂的关系让投资者有理由对两家公司之间是否会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产生疑问。”一位资本市场从业人士说。(能研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